举重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故事男神多次拒绝我的表白,说龙和人谈恋爱 [复制链接]

1#
白癜风检查到中科 https://jbk.39.net/yiyuanzaixian/bjzkbdfyy/jzpj/

01

大学,我追了男神三年,他拒绝了我三年。

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学生会聚餐,我鼓起勇气第次表白。

他还是拒绝了我。

拒绝我的理由是:我是一条龙,没有结果的。

我:......???

就算他不喜欢我,也没有必要如此羞辱我。

在众人吃瓜看好戏的笑声中,我只觉得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。

聚餐结束后,我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
谁能想到,多年以后,我们竟然还有见面的一天。

八月份的某一天,忽然狂风大作,暴雨如注,风力之强,我们在办公楼里都能感受到整栋楼在随着风摆动。

夏城临海,常年刮风,降雨充沛,但像这么迅猛的风雨,还是少见。

公司接到物业的通知,让大楼里的人,提前下班。

外面风雨交加,根本撑不住伞。

我给男朋友赵毅打电话,希望他下班后,能过来接我。

但他的电话始终打不通。

呵,真是男人靠得住,母猪会上树。

我在楼下大厅里等了半个多小时,雨势还是没有减小的趋势,大楼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。

物业也急着下班,开始赶人了。我没办法,咬咬牙,冒雨去公交站。

路上已没行人,我撑着伞,走在风雨中,就像一柄破残的荷叶,被风吹得东倒西歪。

雨水像是鞭子,抽打在我身上。

我心想着,嚯,这场面,是哪位神仙在渡劫?又想着这雨应该比依萍去要钱那天晚上还大吧,竟然乐出了声来。

没办法,这种苦中作乐的心态我在大学里就练出来了,不然我怎么才能在大学三年里追着男神,且战且败,屡战屡败的呢。

突然,一阵尖利的鸣笛声划过雨幕传到我耳朵里,我条件反射地去找声源,声源没找到。

一股强大的冲力,把我猛地推了出去,身后传来一声剧烈的响声!

原来是楼顶的广告牌被风吹落,正好砸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。

如果不是身后那股巨大的推力,把我推开,此刻我已经被砸死了。

鸣笛的汽车是在给我示警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有个穿着黑T恤的男人,走到我身边,刚才就是他救了我。

看清楚他的脸,我一惊,救我的人,竟然是姚渡?!我大学追了三年的男神!

那张脸还是和以前一样完美,光洁白皙的脸庞,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,那双眼不笑的时候冷淡疏离。

他看到我,倒是没多少震惊,反而笑了,“云和,真的是你?我就说怎么还会有人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还能在那傻笑。”

......几年不见,嘴还是这么损。

我当年是怎么被他的脸骗到以为他是一个高冷男神的!

我想尽力站起来,奈何腿软,只能瘫坐在原地。

他伸手扶住我,双手非常有劲,牢牢地将我架住。

“你去哪儿?公交车站吗?”风声雨声中,他的声音平稳地送到我耳中。

我还没来得及回答,公交车站旁几十年的行道树被风吹断了半截 ,砸在了公交站牌的雨棚上,把雨棚砸了一个窟窿。

“在外面太危险了。”他的声音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显得格外温柔,“你住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”

我想拒绝,可是看到被砸塌的雨棚,再看看差点把我砸死的广告牌,终于还是妥协了,狗命要紧!

02

上车之后,我才发现他把我推出去,我跌倒的时候,膝盖和手掌都磕破了。

刚才只顾着害怕了,没觉得疼,现在伤口火辣辣疼起来。

他也看到了我的伤口,抽出几张抽纸,又拿出一瓶矿泉水浇在上面:“药店也关门了,我先帮你这样清理一下伤口。”

“不用。”我挪动我的双腿,想要避开他,不小心碰到了伤口,疼得我倒吸了一口气。

他强势地扶住我:“你别乱动!”

我被他一呵斥,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,不自觉地妥协了。

他抿着嘴,认真地帮我清理伤口。

我默默地看着他,这些年,他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并没有岁月带来的沉淀,反而更像过去还在大学时的样子。

可是想到,他曾经认真拒绝我对我说过的话——我是一条龙,没结果的。

我都替他尴尬,他为什么能当做什么也没发生,这么自然的出现在我眼前......

清理完伤口,他问我:“你住哪儿,我送你回去。”

几乎在同时,我男朋友赵毅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我戏立马就上来了!哼,你是条龙是吧,老娘我现在还是狐狸精呢!

立即接起电话,夹着嗓子用平生最娇最媚的的语气,“老公~~~你在哪儿呢?~~~”

姚渡侧目看了我一眼,挑了挑眉。

赵毅估计也被我这娇滴滴的语气恶心到了,缓了几秒,才回答:“我刚下班。”

“那老公,你能不能过来接我啊?”我继续撒娇。

“路上都是水,我怎么过去接你啊?你打车好了。”赵毅不肯过来。

平日里赵毅怎么样,我都忍了,可今天,我不仅差点出意外,拒绝了我三年的男人也在旁边看我笑话。

但面对姚渡,我又不能对赵毅发火,只能强忍怒火:“雨这么大,我到哪儿去打车嘛?”

“路上堵成这样,还要我过去,真是烦死了!”赵毅抱怨道,“我上了一天班也很累了。”

我肚子里的火烧得更旺了!

“你不愿意来就算了!老娘不稀罕你来接!”

我多想这样怒吼一句,然后挂断电话。

但我不愿意在姚渡跟前丢脸,只能强忍着怒火一夹到底:“好嘛~知道了~~”

我挂断电话,若无其事地对姚渡说:“我男朋友过来接我,学长,你到前面的商场,把我放下吧。我去咖啡店坐会儿等他过来。”

姚渡欲言又止,过了一会还是问道:“你......那个嗓子没事吧,我刚听你说话挺难受的。”

难受?怎么没难受死你?!

“哦,没事,刚吹了风嗓子有点哑......”我故作淡定。

车厢里到处都是尴尬的沉默。

“没想到,你还在夏城。”他的声音里充满了感慨,“还谈恋爱了。”

“对啊,人嘛,总得向前看,不能在一棵树吊死嘛。”我故意装作自己过得很不错,“学长,你呢?”

“我?”他苦笑,“我还是一个人。”

“不会吧?”我夸张地看着他,“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应该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?我记得读大学那会儿,就有很多女生给你写情书来着,你怎么可能还单身?”

他似乎不愿意提这个话题,转而问我:“你怎么把我给删了?”

我为什么删你,你心里没点数吗?竟然还恬不知耻地问出来。

我故意举重若轻,轻描淡写地说:“是吗?我不记得了,也许是误删吧。”

“那你再加一下吧。”他抽出一只手握着手机递过来,手指修长,指甲修的圆润整齐。

我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:“不太方便。我男朋友是个小心眼儿,不喜欢我随便加人。”

呵,我绝不可能在一个男人身上栽倒两次!手好看了不起啊!

他已经明白过来了:“你是不是还因为当年的事,在埋怨我?”

提起当年,他当着那么多人,拒绝我也就算了,还用那种一听就在胡扯的理由让我难堪,现在又装什么好人。

我看外面的雨势小了一些,对他说:“学长,谢谢你今天救了我。雨也小了,我自己过去商场就好了,我怕我男朋友等急了,再见。”

“哎,云和——”他探过身来想要抓我,我已经利落地打开了车门。

下车的时候,我忘了膝盖的伤,用力过猛,牵扯到伤口,直接跪在了马路牙子上。

我:......老天啊,这刮风下雨的,能不能再来一道雷,劈死我吧!

姚渡赶紧下车将我扶起来,嘴里还说着:“倒也不必这么客气。”

我咬着牙,挤出了一个字:“滚!”

03

万幸的是,商场并没有因为恶劣天气关门,但顾客寥寥无几。

我浑身湿透,一瘸一拐地走进咖啡馆,狼狈如同丧家之犬。

手机上收到男朋友发来的消息:“路上积水太深了,我的车底盘低,容易熄火,没办法过去接你。你自己打车回去吧。”

早就预料到是这样的结果。

其实我知道,我跟赵毅的感情出现了问题。

当年被姚渡当众羞辱后,我就有了心理阴影,再也没喜欢上过别的男人。

在我潜意识里,男人就是万恶之源,靠近男人就会变得不幸。

我不谈恋爱,可急坏了家里人,眼看着我快奔三了,还没有谈过恋爱,什么时候才能结婚?

我妈也是真急了,发动身边的人脉,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,资源整合起来,就为了给我找个男朋友,赶快结婚。

赵毅长得普普通通,工作普普通通,性格普普通通,家境普普通通。

但他在长辈们眼里,可是一个香饽饽:长得很周正,老实稳重,工作稳定,还有房有车。

赵毅对我挺好的,每次出去吃饭都会征求我的意见,饭后抢着买单,各种节日会精心为我准备礼物,我生病了,也会为我买药。

家里人天天对我吹耳边风,说赵毅对我有多好多好,我耳根子一软,就跟他在一起了。

但没过多久,我们就出现了矛盾:恋爱后的第二个月,赵毅想睡我,我不同意 。

我们两个人因为到底要不要这么快发生关系,争吵过很多次。每一次,我都不肯向他妥协,他便指责我不够爱他,否则,怎么可能会不愿意让他睡?

因为这个矛盾,他对我越来越冷淡,越来越不耐烦。

就像今天下暴雨这种情况,我让他来接我,他都不肯来。

我用打车软件打车,软件显示,我前面排队打车的人有位,暂时没有人接我的单。

咖啡馆的空调温度有点低,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,冰冷得像是处在冰窖里。

这时候咖啡馆的门被人推开了,姚渡走了进来。

狼狈的我,此刻在姚渡眼里,大概像大雨里一条无家可归的修狗。

但我不想在他跟前这么丢脸,故意抬头挺胸,装出一副高贵优雅的样子来。

“伤口还是得处理一下。我看路边还有药店开门,就顺路买了。”他把一个袋子递给我,里面放着创可贴和一瓶碘伏。

“我看还有药店开着门,就顺路买了。”他说得轻描淡写。

我不肯接受他这突如其来的好意,“不用了,一点小伤而已。”

“小伤?都站不稳跪马路上了。”姚渡放下药袋,转身离去。

这时候我才发现,他后背的T恤上,有一道长长的口子,这是被广告牌刮伤的?

我后知后觉地意识到,为了救我,他可能受伤了。

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没办法出声叫住他,只能看着他慢慢消失在雨幕里。

回到家时,已经快九点了,赵毅始终没有问一声,我安全到家没有。

但我也没有很介意。

我不想再骗自己了,我不爱赵毅,赵毅也根本不爱我。

我又想到姚渡T恤上的口子,一夜辗转反侧。

第二天,风和日丽,整个城市又恢复到往日的宁静。

我照常去上班,走到昨天广告牌砸下来的地方,有几个工人正在清理那块广告牌,想到昨天它差点砸到我身上,我忍不住后怕。

同时我发现了新盲点,广告牌从二十多米高的楼层下掉下来,落地时间也就几秒钟,可是昨天姚渡停车的地方,到他救我的地方,有将近二十米的距离。

他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冲到我跟前,并用力推开我的?

而且当时他是从后面推开的我,如果速度不够,很有可能推不开我,而他也会被广告牌砸中。

他......是怎样做到的?不会是超人吧?

这个想法一出现,大脑立刻把它赶走了。

不会的,不会的,这又不是拍玄幻电影,哪里来的超人呢。

04

赵毅隔了三天才联系我,好像失忆般把上次下雨天的事全都忘了。

“周六有空吗?见个面吧?”他约我见面。

“我周六没空。”

“周六晚上我要回我父母家,周一早晨才能回来。如果周六见不到,那我们得下周才能见面了。”他有些生气,我对跟他见面这件事不够积极。

“下周见就下周见呗。”他不肯牺牲跟父母见面的时间迁就我,我凭什么牺牲自己的时间来迁就他?

“你周六有什么事?就不能为我迁就一下?”他更生气了。

“我要去公司加班!怎么迁就你?”我反问他,“你让我迁就你,你怎么不能迁就我呢?”

“随便你吧!”他挂断了电话。

又来了。

每次吵架,他从来都不会主动哄我,等着我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冷战,一直等他气消了为止。

我实在受够了这样的相处方式,给他发消息:“赵毅,这样继续下去没意思,我们分手吧。”

一见我要分手,他又打“章云和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分手的意思 。”我淡淡地回答,“赵毅,我们这个恋爱谈得挺没意思的。干脆分手算了。”

“怎么没意思了?”他否认,“我是爱你的。”

听到他说爱我,我忍不住想笑:“你说这种话,你自己相信吗?你先重复一遍中国人不骗中国人,再说你爱我。”

“你这样有意思吗?”他气结。

“你要是真爱我,那怎么不敢发誓呢?”

“你还在为下雨那天,我没去接你生气?”赵毅的声音充满了不可思议地谴责,“不就是没去接你吗?你怎么这么小心眼儿,你打算记仇记到什么时候?”

“我不想跟你吵架。”一想到又要跟赵毅因为这件事扯皮,我太阳穴就开始疼了,“挂了。”

第二天中午,我去楼下吃饭,在电梯里遇到了姚渡。

姚渡穿了一身正装。

虽然说,这年头,在写字楼里,穿西装的男人不多见,不是卖保险的,就是卖房产的。

可姚渡看着都不像。

穿正装的他,更显得精神妥帖了。

电梯里就我们两个人,想躲都躲不掉了。

他主动跟我打招呼:“还疼吗?”

“啊?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膝盖,还疼吗?”他笑起来,眼睛里满满都是笑意。

我猛然意识到,他以前在学校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什么时候这么爱笑了,“已经好了,谢......谢谢学长......”

又想到了什么,我问他:“那天,救我的时候,你受伤了吗?”

“我受不受伤,又怎么样?”他的眼睛牢牢盯着我,“你会心疼吗?”

“就算是陌生人,见义勇为救了我,他受伤我也会难过。”我坦然地说。

他直直地盯着我,我心中反而一片澄澈,坦然地与他对视。

姚渡逐渐泄了气,问道:“你很爱你的男朋友是吗?”

想到赵毅,我感觉简直就是一个烂摊子,却不足为外人道,只能回答:“是啊,我很爱他。不出意外的话,我们今年就会结婚了。”

姚渡的眼神黯淡下来。

我假装没看见。

一楼到了,我跟他说再见。

他却忽然叫住了我:“怎么说,我也救过你,让你请我吃顿饭不过分吧?”

这个要求确实不过分,我答应了他。

因为是周六,大部分公司都不上班,平时中午热闹的餐厅里,只有零星的几个人。

我们刚点完餐,我就看见赵毅气冲冲奔过来。

05

看到赵毅那理直气壮的模样,不用问来猜出来了,他是来抓奸的。

一想到接下来的狗血抓奸剧情。

我的太阳穴又开始痛了。

赵毅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,仿佛被绿的丈夫,把出轨的妻子和她的情人抓奸在床。

“这就是你所说的加班?”他指着姚渡,气急败坏地说,“你加班就是来跟野男人约会?”

周围的路人对我们三个人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。

“你先等等发火。”我伸出一只手,挡在赵毅面前,“你是不是狗血剧看多了?这位男士是我的学长,我们好多年不见了,前几天他帮了我的忙,我请他吃个饭不过分吧?”

赵毅压根不相信:“你跟他约好的吧?借着加班的名头来幽会!”

路人看我的眼神,已经由好奇转为鄙夷唾弃。

“赵毅,自己心里有屎的人,才会看什么都是屎。”我无语死了,当初就不该跟他恋爱,这哪里是恋爱啊,这是给自己找不痛快,“你不相信我,我也没办法证明自己了。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跟你恋爱实在太累了,分手吧。”

“你跟我分手了,好跟他鬼混是吧?”赵毅恶狠狠地看着我们这对“奸夫淫妇”,“我不会让你们如愿的。我不会跟你分手的。”

“你再继续纠缠章云和,信不信我让你名声扫地?”姚渡的眼神逼视着赵毅。

不知为什么,在姚渡强大的气场之下,赵毅竟然有些心虚了。

他甚至不敢再跟姚渡的目光接触,强行挽尊: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?你别血口喷人——”

“想让我拿出证据吗?”姚渡质问道,他又扫了一眼周围吃瓜的路人,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华庭酒店房。”

赵毅立刻面如死灰,死死盯着姚渡,最后憋出了一句:“你给我等着!”就灰溜溜地离开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那个嚣张跋扈,张牙舞爪的赵毅,被姚渡三言两语秒杀了?

订阅解锁TA的全部专属内容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